EU-LCS春季总决赛,FNC大败G2有如摧枯拉朽。成功称霸欧洲赛区的Rekkles喜上眉梢,难掩内心激动之情的他更是坦露心声,直言自己重返巅峰一路上所遭受的压力、与队友及家人的关系、本次夺冠对他作为选手和个人而言的重大意义。

Rekkles:一直在告诉自己要脚踏实地

  Q:这是你自2015后首次重返总决赛舞台,过去的失败是否会成为你心里的负担?

  A:对,在2016年的时候我还没想那么多。虽然我们的失利让我感到沮丧,但我不是很在意,因为我过去取得了这么多荣誉,偶尔拿不到冠军、没拿到MVP、没有达到人们预期之类的也没什么大不了。但到了2017年我们再次遇挫,我真的对自己很失望,也开始担心我是不是已经不复当年之勇,再也不是超级明星了。这个赛季我真是感到有千斤重担在心头,要是我现在或是今年再不做出点成绩,也许我已是英雄迟暮,也许我不过就是半决赛水平的选手,就是无法再登上顶峰。

  我今天感到异常紧张、焦虑——虽然我没觉得自己有多焦虑,但我昨晚还是失眠了。今天接受MVP获奖采访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在抖。但那对我来说总算是一个慰藉吧,这个奖证明了我还是顶尖选手。我感到如释重负,今天的成功再一次打消了我的忧虑,我就是顶尖选手,我就是队伍的基石,我就是可以Carry全队,这次经历不是说提高了我对英雄联盟的理解,而是升华了我的个人智慧。我觉得我打了很多人的脸,而最主要的,还是我自己,因为我近来一直都在质疑自己。

  Q: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受困于冒充者综合征?

  A:有,但老实说,我也一直告诉自己要脚踏实地。我知道我很优秀,大多数时候,无论我在哪比赛,我不是在赢的路上,就是在夺冠的路上。我觉得世界上能让我感到自愧不如的选手屈指可数。从我成为职业选手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很优秀。给自己设定界限,告诉自己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以此来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这都完全取决于我。比如,在训练之余,我每天都会打5局单排,确保自己每天都有些时间花在办公室里来逼自己工作。我有很多规定来逼迫自己保持高水准。

  不过同时, 我也不想成为那些目中无人的自大狂。我觉得有些选手话太多了,那不是我,我从来也不想让别人这么觉得。我知道我厉害,但我从来都不去炫耀。有时我也知道,像Perkz这种家伙,话多,但也有实力,这确实会给对手带来压力。所以这次春季赛,我一直尝试在保持谦卑和对自己的能力抱有自信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有些采访,我会毫无保留地说出自己的看法,也切身感受到人们会因此而对我心生敬畏。

  Q:在社交媒体的使用上你有没有给自己设规定?

  A:有,我也会限制自己使用社交媒体的时间,因为感觉我之前在这上面花费了太多时间,我闲聊的对象太多了。换句话说,我就是从自己的私人生活里稍微抽出身来。我觉得成为职业选手就是一种生活,不是说工作5个小时然后就算了,然后就是一个21岁的普通人了。这种生活方式我会彻底封锁自己的私生活。我不交女朋友,我不会和家人说话。我会完全沉浸于研究如何获胜,确保战队在最佳状态。就我个人而言,主要是目前英雄联盟有太多优秀选手了,你对游戏的理解要一直在领先的行列。所以我知道,无论队友是谁,至少在欧洲赛区,我的阵容都不会差到哪去。世界赛那又是另一种说法了,你必须再上一层楼,但在欧洲,无论我的队友换成谁,我都无所谓。

  私下,我一直都在努力让每个人都感到开心。我们成为朋友,我们在训练之余一起出去玩,讨论一些我闻所未闻的东西。我一直努力在我封锁私生活的时候将全副身心放到战队上来。我觉得我现在做得要好的多了。去年,我不觉得我的方法有帮到战队,然后我就会觉得我是战队进步缓慢的主要原因。今年年初和去年年底很像。然后,相较去年一整年,这次春季赛我们取得了很多进步,我到最近才发现我好像已经把战队拉了回来,我觉得这个转变很大。

Rekkles:一直在告诉自己要脚踏实地

  Q:你和全队关系如何?

  A:我觉得我和Caps一直都是好朋友,这点我起初也没发现。跟我前面说的一样,我不会在私生活上投入太多。比如,训练赛的时候我们可以有说有笑,但之后,我就没什么兴趣了。我过去觉得职业选手的极致就是彻底放弃私生活。但我现在发现这是不对的,还是要和队友打好私下关系。所以我不觉得我是在去年年底才和Caps成为朋友的,我们一直都挺亲密的。

  至于说Broxah…我和Broxah彼此都很尊敬对方,因为我们对如何安排我们自己的生活的见解十分一致。我们都经常去健身、都会早起、健康饮食——我们有很多相同点,但正因为我们太像了,我们彼此都没有真正地接近彼此。比方说,Caps很外向,然后他会经常来找我,我也会适当地回应他,但是我和Broxah都是那种等别人主动来找自己的人,所以我们都没有真正地向对方打开心扉。不过,我们还是十分要好的朋友,我们都很尊敬彼此。

  Bwipo和Caps很像,他年轻、敢于表达意见。像我这种性格的人和他相处还是很简单的。

  我觉得最棘手的是Hylissang。我把他拉进队的时候我知道他不是像在UOL时候那样表现得那样冷漠,我问过他的一些队友,他们都说他是名很好的选手,但就是一根筋,很难相处。他不怎么爱说话,也不主动找人说话。他只和自己的女朋友说话,就是这样。

  我知道接下来的相处会有难度,但我也知道他很优秀,和他交手总是让我头痛,所以我之前在想,我要是把他招募进队,我在比赛开始前就会有很大的优势了,整个春季赛下来也确实如此。我觉得我的对线已经很出色了,但他对对线的理解早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所以我们在下路合作得真的很好。相处一段时间之后,Hylissang开始卸下防备,我也敞开心扉,我们现在是老友了,也很照顾对方。我觉得我当初招募他的决定是十分正确的。

  Q:家人的支持有帮助到你吗?

  A:嗯,家人来观战是很骄傲的一件事,但是他们总是说决赛他们才会来看我,所以两年了,我怎么样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我记得上次家人来看我是我爸和他女朋友来巴黎看我,但除此之外,过去一年多甚至更早,没人来看过我的比赛。所以这是第一次全家出动——我妈、我爸、我姐、他们的伴侣、我的爷爷奶奶、我的表亲,他们都来了,全家都来了,是真的家。

  我的家庭不是很大,所以每当我们有人过生日,只有我、我妈、我姐、我的爷爷奶奶还有我的一两个表亲会来,所以通常都只有六到七个人。所以这次有12个人一起来为我加油,他们有些人还是第一次来看我的比赛,这种感觉真的很棒。我很开心,他们也看到了我好的一面。过去我输掉了太多比赛,我都要一个人去承受,很多人批评我对待家人的方式,但今天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一天了。我想他们肯定看到了我很优秀的一面。

Rekkles:一直在告诉自己要脚踏实地

  Q:MIS很快就要开赛了,你最期待的对手是谁?

  A:嗯,我本来想和Deft过两招的,但他们输掉了,所以我对手应该会是韩国KZ和来自中国的战队,我也不知道。老实说,我也不清楚其他赛区现在情况如何。我知道北美那边的情况,TL是大热,所以如果我最后还是和Doublelift交手我也不会惊讶。我现在没有特别想交手的人,我现在对自己和队伍的真正实力更感兴趣,因为我觉得我们在世界赛不是那么的强。只靠一个人是做不成事的,我觉得我们唯一的优势就是我对对手大放厥词,进行一些从没有人尝试过的操作,这也是我去年的强项,但我不觉得这能让我赢下总冠军。

  现在我们有可行性更强、更稳定的团队计划,我们的战队也很强,我个人是很想看看交手其他赛区的战队会怎样。在看了他们的比赛之后,我觉得我们必须要能够和任何一支战队叫板,哪怕是韩国队伍。KZ是一支称霸韩国的战队,不过除此之外,其他队没有那么厉害,所以如果AFs赢了他们,我们也还是有机会打败他们的。我觉得除了韩国战队,我们压力都不大。

  Q:你觉得你们能像G2去年那样挺进总决赛吗?

  A:老实说,我觉得G2去年偶然成分挺大的,不过也正如我之前说的那样,跟韩国队打就是会这样,如果你运气好,到半决赛才遇到他们,那你就有机会进总决赛。一旦你遭遇韩国队伍,你就此止步的概率也很高。如果我们能在总决赛之前避开KZ,那我觉得我们有机会击败他们。当然也要看中国派出哪支队伍。

  我觉得我们很有机会拿下TL,但是他们的状态看起来也不错。我也不清楚,不过我觉得只有两到三支真正特别强的战队。外卡战队也会有爆冷的表现,不过一切都不是理所当然的。我准备回家,放几天假,但是之后如果有可能我想去韩国。如果不行,至少我想提早开始训练,这样我们可以提早备战,一切都来之不

Rekkles:一直在告诉自己要脚踏实地

  Q:捧起奖杯的时候,你的感受是怎样的?

  A:捧杯那一刻的感觉真的太神奇了。所有东西都很不可思议,有那么多人,好像每个人都在为你呐喊。人声鼎沸,置身其中,那种奇妙的感觉在你全身流淌,你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感觉吗?太不可思议了。我觉得,对我而言,这就是如释重负的感觉。之前我精神紧绷,睡都睡不好,所以赢了之后,我感觉我一直以来肩负的压力在瞬间化为乌有。走上领奖台阶时候的感觉很轻松,所有人都在为你欢呼。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种感觉——我到现在还记得在斯德哥尔摩领奖的情形,所以这里会在我职业生涯辉煌时刻里排到第二。

  Q:瑞典国旗加身的感觉如何?

  A:起初我觉得我应该找到我的祖国国旗然后披上它。但是我不太敢,因为我不知道有多少瑞典人在场,我也不想抢走队友的风头。我想让他们享受这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因为我得到的关注已经够多了,我不需要曝光度。我明白这种感觉,很爽,但更爽的是坐在那里看着我的朋友和我一起分享我的成功和喜悦。我不想为了这件事再搞些特别的花样,我只想享受这场比赛,拿到我的MVP奖杯,然后不去堆砌花里胡哨的辞藻,也不想被大肆宣传。

  赛后有个瑞典朋友给了我这面国旗,这时我才意识到在昨天和今天,特别是在今天的粉丝见面会上,是有很多瑞典同胞在场的。我觉得很自豪,他将国旗递给我的时候真是太酷了——他知道我是谁,但显然我不认识他,但是他还是给了我这面国旗。这真是太酷了,我在披上国旗的时候尽量让自己显得庄重。

  Q:最后有什么想对粉丝说的吗?

  A:我知道在Twitter、Instagram、Facebook甚至在微博上有很多人都把MVP投给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MVP是由选手、记者和拳头人员选出来的,但我看到很多人都投我是MVP,得到奖杯那一刻我真的很开心,因为这不仅仅代表了其他战队、解说和媒体的认可,更体现了粉丝对我在这次春季赛和去年的表现的喜爱。我真的很开心我可以和所有喜欢我的人一起分享那个捧起MVP奖杯的时刻。但当时情况也有些许不同,因为总决赛对我而言意义非凡,我不想变得太激动,也不想沉陷于接下来的采访中。我努力把注意力放在接下来的比赛里,保持冷静。对我来说,巴黎就意味着MVP,但现在总决赛才是当务之急,不过得到这个奖还是让我心生感激。我也有机会三连庄MVP,如果能做到我就是首位达成这个成就的选手。那样我会激动得几天都睡不着觉的。